你现在的位置: 绥化新闻在线 > 国内新闻 >
“财神爷”爱好摄影?于是有人送了15件高档摄影
来源: 时间:2019-08-14 15:51 作者: 绥化新闻在线

原标题:“财神爷”爱好摄影?于是有人送了15件高档摄影器材
摘要:“魏跃晖平时喜欢摄影,这也成为各市县对他进行贿赂的重要突破口。”

日前,辽宁法院判决了辽宁省财政厅原副厅长魏跃晖受贿、滥用职权案,被告人魏跃晖因犯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,因犯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,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。令人关注的是,这个“财神爷”是一名摄影发烧友,不仅收受现金800多万元,而且还火爆的寂寞富婆同城交友网收下15件高档摄影器材。

这不仅让人想起了号称“摄影家”的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、副主任秦玉海,他在接受组织调查“谈话”期间退出了价值数百万元的摄影器材。此外,各种官员的“雅好”也不时曝出,例如贵州原副省长王晓光痴迷兰花、玩物丧志,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酷爱玉石、受贿物品近八成为玉石等。

情有独钟的“雅好”,实则是贪贿之质。“雅贿”的背后,实质是一场私人订制式的腐败,变通的是形式,不变的是贪腐,最终本质仍是权钱交易。

一款相机价值高达18万元

“魏跃晖平时喜欢摄影,这也成为各市县对他进行贿赂的重要突破口。”办案检察官刘勃说,魏跃晖受贿案中,有15笔就是请托人为了投其所好,用高档摄影器材来贿赂他,而他也一样来者不拒,照单全收。

一次,他看中一款莱卡S2相机机身和莱卡70mm的镜头,两样东西加在一起是17.9万元人民币。相中后,魏跃晖就给时任辽宁某市财政局预算科科长的卜某打电话说:“我看好一款相机,价格大概在18万元左右。你能方便帮我购买吗?”

卜某为了和魏跃晖搞好关系,培养好感情,在个人工作业绩和市财政上获得更多的关照,也希望魏跃晖有机会能在其领导面前多表扬他,从而使他得到更多的提拔机会,就带着现金来到那家摄影器材专卖店,购买了魏跃晖相现在开什么店最赚钱中的相机和镜头。此外,2007年,卜某还先后6次送给魏跃晖合计17万元,以及莱卡S2相机镜头、莱卡D-LUX3相机。

辽宁省某科研单位领导李某将一个尼康800mm的相机镜头和一台尼康D5型号相机送给魏跃晖,希望魏跃晖支持他的一个蓝莓科研项目,帮助该项目获得财政资金支持。魏跃晖当即表示会支持他的这个项目。

辽宁某市下辖的一个区人大常委会领导常某是该区摄影家协会主席。常某请求魏跃晖和他所在市财政局打个招呼,帮他们摄影家协会争取一些活动经费,魏跃晖当即答应。为感谢魏跃晖,2013年,常某将一个价值1万元的尼康80-400相机镜头送给了魏跃晖。

辽宁某县财政局局长谷某也是一名摄影发烧友,他除了每年给魏跃晖2万至3万元现金外,还多次陪魏跃晖打麻将、旅游摄影……2010年春节前,魏跃晖给谷某打电话,约他一起参加黑龙江雪乡行。正月初二,他们在牡丹江集合后一起开车去雪乡,谷某给魏跃晖提供了2万元雪乡旅游摄影经费。

2010年至2013年,谷某与常某、魏跃晖一起去了内蒙古阿尔山、贵州、安徽黄山、吉林长白山、黑龙江雪乡、河北坝上及新疆旅游摄影,每次都为魏跃晖及妻子、儿子结算费用,总计约18万元人民币。

不过,魏跃晖也怕收受如此多的摄影器材太扎眼,2015年,魏跃晖将辽宁某市财政局黄某为其购买的价值51万余元的摄影器材退回。

法院审理查明,魏跃晖在担任辽宁省财政厅预算处科员、副处长、处长,财政厅副厅长期间,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利用本人职权、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,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,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,非法收受103人所送人民币870.64万元、美金0.7万元,以及摄影器材15件、玉石原石3块、手串1个、手表1块,共计折合人民币972万余元。

领导干部的喜好不应成为“突破口”

“摄影穷三代,单反毁一生”,社会上流传的这句话,足以说明摄影是多么“烧钱”的行当。以同样爱好摄影的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、副主任秦玉海为例,十余年间,秦玉海为摄影“烧”的钱高达千万。但是,他“自己却从没有花过一分钱”,云台山被他当作了随意支取的私人账户。

调查显示,2004至2012年,在他的要求下,云台山公司先后动用100多万元公款为其购买摄影器材,包括哈苏、林好夫等世界名牌相机,共24件。2010年至2014年,秦玉海先后安排云台山公司花费166万元购买其摄影作品《真水》画册,花费14.5万元为其印制摄影作品挂历,为其结算照片冲洗费33万余元。2009年12月,借云台山公司“赴韩风光摄影展”之机,他要求专门增加其个人摄影作品展,展览共花费74万余元……

一段时间以来,官员的爱好成了腐败的突破口: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收受字画、玉石等近200件;浙江省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家中存有大量金玉字画,堪比小型艺术品博物馆……媒体曝出被查处官员这样那样的“爱好”,总会成为坊间热议的话题。官员的个人爱好,貌似成为高压反腐中的花边新闻,但深究之下,这种现象背后反映的实质,是一种公私不分、权力通吃的恶劣作风。

字画、古玩以及高端摄影器材都饱含文化气息,容易给人以高雅、有品位的印象,这让一些附庸风雅的官员更乐于接受,因而被称为“雅贿”。有分析认为,送真金白银、香车豪宅、有价证券太过扎眼,而一幅字画、一块美玉、一个花梨笔筒、一架相机、一盆兰花,这样的礼品不仅低调隐蔽“含金量”十足,且不像金钱交易那般赤裸裸地庸俗。“雅贿”交易的隐蔽性,成为官员权钱交易的“遮羞布”。

另一方面,一些官员之所以对“雅贿”情有独钟,缘于其价值的模糊性,例如古董的估值往往存在争议,万一被查可以说成“赝品”,以逃避处罚;还有一些官员很“懂行”,知道一些字画、古董升值潜力巨大,是日后的“摇钱树”。例如,倪发科在案发后坦言深知“好的玉石玉器绝对是高消费、奢侈品”,“远比其他钱财更安全,也更有价值和意义”。然而,再雅的贿也是贿,再优雅的腐败也是腐败,“雅贿”是权钱交易的一个变种,其性质绝不会因贿赂的物品不同而有区别。

浙江省临海市文化广电出版局原局长周华清痴迷兰花,一些想找他帮忙办事的人,就借“以兰会友”之名,将购买的昂贵兰花送给他。结果,在法院认定的受贿财物中,收受的兰花就价值20万元。这位可悲的“兰花局长”在忏悔书里写道:“正是自己养兰、爱兰,让别有用心的人有机可乘,最终被兰花俘虏。”

“不怕领导讲原则,就怕领导没爱好”,在领导干部的喜好当中寻找突破口,从唱歌、打高尔夫球,到书法字画、文物收藏等雅贿,都成了一些心怀鬼胎的人重要的“围猎”手段。不知不觉中的围猎,在欢歌笑语中进行利益交换,开启的是一些党员干部滑向腐败深渊的不归路。

对领导干部而言,对个人爱好不宜高调喧哗、招蜂引蝶,更不能到处“示好”,谨防用心不良者投其所好,对各种协会的任职、挂职与兼职更要及时退出。

栏目主编:陈琼珂文字编辑:陈琼珂题图来源:IC photo图片编辑:曹立媛

友情链接